新闻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阿兰·梅吉尔教授做“以史为鉴:论动荡年代的历史之用”主题讲座
发布日期:2020-10-30

20201027日上午,美国弗吉尼亚大学教授、上海师范大学外籍专家教授阿兰·梅吉尔(Allan Megill)应邀在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作题为“以史为鉴:论动荡年代的历史之用(Learning from History: On the Usefulness of History in Troubled Times)”的线上讲座。本次讲座系“京师史学名家前沿讲座”之一,由史学理论与外国史学史教研室董立河教授主持。来自海内外高校和研究机构的多位学者与150余位师生共同参加了此次讲座。

 

(图1

 

在本次讲座中,梅吉尔教授延续了他在《无法化解的史学张力:实在与意涵》(“History’s Unresolving Tensions: Reality and Implications”, in Rethinking History, 2019, Vol. 23, No.3)与《情感之维:史学理论能够从公众史学中学到什么》(“The Affective Dimension: What Theory of History Can Learn from Popular History”, in Jouni-Matti Kuukkanen ed, Philosophy of History: Twenty-First-Century Perspectives, Bloomsbury, 2020, forthcoming)中的洞见与思考,展示了他最新的研究成果。

 

(图2

 

梅吉尔教授首先指出,他所思考的核心议题是,历史学作为一门学科,能够在何种程度上,以何种方式,为更广泛的共同体做出有益的贡献?历史学家能否为当下的公众提供实用性建议?法国历史学家马克·布洛赫在其《历史学家的技艺》一书开篇也提出了“历史有何用处”之问,但却并未给出明确答案。通常来讲,职业历史学家会避免提出此类问题,更不会尝试解答它,因为这是一个哲学问题,而非史学问题。正如朗格诺瓦和瑟诺博司在其《史学原论》中宣称的,这样的问题对于史学而言是无用的。对此,梅吉尔教授认为,历史学家的专长在于过去,而不在于当下。“专长”要求学者既要在某一专业领域有过亲身实践,也要对这一领域有深刻了解。因此,除非历史学家专门研究过当下的问题,否则便无法提供专业的判断或建议,充其量只能表达一种“见解”,而这种见解不是大写的、唯一的真理。历史学是一门启发问题而非提供答案的学科。法国史学理论家保罗·韦纳和美国历史学家彭慕兰的作品都佐证了这一点。德国哲人黑格尔亦否认历史能够直接为当下提供帮助,他有一句广为流传的名言:“我们从历史中得到的唯一的教训便是我们从未从历史中得到过任何教训。”

但梅吉尔教授认为,黑格尔所批判的对象与其说是具体而微的历史著作或史学家,不如说是一种看待历史的传统观点,即历史应当作为范例,来指导当下。这一传统由西塞罗之“历史乃生活之师”肇始,古代的昆体良,近代苏格兰的休·布莱尔都是这一观点的延续。科泽勒克的研究表明,法国大革命后这一“历史作为范例”的模式的确失效了。不过,梅吉尔教授却相信,历史仍可为当下提供帮助,他回到了古希腊,史学的发轫之地,来探讨这一问题。梅吉尔教授区分了两种历史之“用”,即“实用”(usefulness)和“致用”(use),前者指历史为当下和未来提供的政策建议,后者则是指在政策和理性的决策之外,史学更为广泛的情感、审美、神话维度。希望提供“过去的确证知识”的修昔底德,以及“历史作为范例”的模式代表了史学的“实用”;而希望平等记载“希腊人和异族人的那些值得赞叹的丰功伟绩”的希罗多德,则代表了史学的“致用”。后者可能与当代西方史学所隐含的决定论与偶然性、当下与过去、个别与一般之间“无法化解的张力”更为契合。

在最后的问答环节,梅吉尔教授就历史学家能够为当下提供何种建议、历史学家的职业技能与美国历史学会提出的“职业生涯多样性”方针、历史学职业化与史学之用之间的关系、从史学之用的角度探询史学之真的可能性等问题,与听众进行了深入而热烈的交流和讨论。这一方面使得在场听众对于梅吉尔教授的见解有了更深刻的体悟,另一方面,梅吉尔教授也坦言,讲座的交流环节有助于他修改和完善自己的研究。

 

(图3

 

阿兰·梅吉尔教授是美国著名思想史家和史学理论家。现为弗吉尼亚大学历史系教授,上海师范大学世界史系外籍专家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史学理论和现代欧洲思想史。主要著作有《极端的先知:尼采、海德格尔、福柯、德里达》(Prophets of Extremity: Nietzsche, Heidegger, Foucault, Derrida)、《卡尔·马克思:理性的负担》(Karl Marx: The Burden of Reason;商务印书馆,即出)、《历史知识、历史谬误:当代史学实践导论》(Historical Knowledge, Historical Error: A Contemporary Guide to Practice;北京大学出版社,2019年)等。梅吉尔教授是一位非常具有包容性和全球视野的学者,他跟许多中国学者都保持着密切的学术联系,还曾亲身指导过十余位中国学者的研究工作,为中国史学理论学界做出了重要贡献。




 
版权所有© 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history@bnu.edu.cn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本网站在1024*768分辨率下可达到最佳视觉效果